你的位置:瓷砖美缝 > 瓷砖知识 > “绍兴会议”:一个陶企群体“维权”的标本?

“绍兴会议”:一个陶企群体“维权”的标本?

发布时间:03-11 09:31 点击:46

陶博会后走访中国陶瓷城

众所周知,在十月中旬举办的佛山陶博会离现在已经有一段日子,那么,佛山陶瓷展厅近段时间有何新动态呢?近日,记者走访了中国陶瓷城一带,发现多数陶业展厅回归平静,而少数展厅却泛起涟漪。

总部基地开锁公司

“绍兴会议”:一个陶企群体“维权”的标本?

阅读:1458 时间:2012-11-12 09:45 来源:华夏 作者:匿名 【 我要评论(0)

  福建外墙砖企业被从悬崖拉回来

  故事的主人翁是大家熟悉的尹虹博士。尹虹在上周四(11月1日)发出的专栏文章《谈有关外墙砖的两个问题》透露,他10月26日在重庆参加了白兔瓷砖重庆印象馆的开幕典礼。活动期间聆听了行业专家、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高级顾问陈丁荣及中国建筑研究院熊伟研究员有关外墙砖的讲座。其中熊伟研究员在讲座中透露,11月8~9日将在浙江省绍兴市召开《外墙饰面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标准评审会议。

  尹虹在专栏中还透露,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审查JGJ126-2000《外墙饰面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修订稿。而据传修订稿将对外墙砖产品提出新的要求——外墙饰面砖背面不得有粉状材料(3.1.2)。他为此查阅相关国际上ISO、EN、JIS标准,没有查到类似的要求。尹虹还不放心,又向其所在的华南理工材料学院教授及广东陶协的专家请教。大家基本都认为这是一种“从源头限制”的思维模式,与“某些地方政府限制使用外墙砖”是一种模式。

  于是,便有了上述专栏文章。按照习惯,重要的专栏文章除了发《陶瓷信息》,尹虹也给华夏一份,以期更快地将信息传播出去。

  华夏第二天(周五)以《尹博士二问:地方政府可限制使用外墙砖?外墙砖背面不得有粉状材料?》为题将专栏文章在头条刊出,并加了编者按。本周三《南方日报》记者龚晶、南方都市报记者李文波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息,并分别发表了《一块垫板引发陶瓷外墙砖标准热议》、《70%外墙砖厂商将被卡在新标准外》两篇报道。

  福建“兴师动众”

  另一边,福建省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叶少芬也迅速通过相关文章获得了绍兴会议的消息。福建是国内主要的外墙砖产区,总量占到全国七成以上。因为福建出产的外墙砖背面都有所谓的“粉状材料”,因此,该消息马上在福建业界砸开了锅。经过紧急磋商,福建省陶瓷行业协会决定委派协会副会长、晋江碧圣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金钟以及晋江豪山建材有限公司、福建腾达陶瓷有限公司(《外墙饰面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起草者之一)的两位代表一共三人前往绍兴开会,表达诉求。但实际上与三个正式“民意代表”一同前往绍兴的福建企业代表一共有二三十人(大多是晋江市瓷灶商会的),正式代表之外的这些参会者都是自发去绍兴的。但按会议的既定安排这些不速之客不可能进入会场,只能在会场外作为啦啦队了。

  掌握行业标准话语权的院士、教授、专家们与民间企业之间的分歧究竟在哪里?

  回归到技术的层面。外墙饰面陶瓷砖的生产工艺有垫板垫烧和无垫板烧成两种。陶瓷砖生产过程中,如果采用无垫板烧成工艺,需要在砖坯底面涂上砖底浆——氧化铝浆,避免产品在烧成过程中高温阶段出现粘结辊道窑辊棒的现象。但这些砖底浆经高温烧后,会形成少量粉状颗粒。而这些粉状颗粒如果不清楚干净,就会在施工的中影响粘贴效果。外墙砖剥落是一些地方政府禁用它的最主要的原因。这也是外墙砖在与其他品类产品竞争中暴露的短板之一。这次标准修订送审稿中“外墙饰面砖背面不得有粉状材料”的条款,显然是为了增强产品安全性,其初衷无疑是好的。但在尹虹等陶瓷行业内专家看来是“因噎废食”。

  喝酒庆贺“胜利”

  再看“绍兴会议”上的博弈。正式参与审查的11位专家绝大部分来自建筑领域,其中只有一人来自陶瓷行业,即咸阳陶瓷设计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国家建筑卫生陶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主任段先湖。段先湖可以说是身负行业重托参会,压力巨大。9日上午华夏电话采访他时,他正在前往宁波的高铁上,下午就返回西安。段先湖很高兴地向华夏透露,与会的专家经过三轮的激辩最后终于同意将“外墙饰面砖背面不得有粉状材料”这一条从“3.1.2”转到“5.3.2”,这意味着粉末问题不在上游生产厂家解决,而是交给施工方解决。

“十八大”召开 陶瓷企业两大关注点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于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新一届最高领导层将诞生,他们承载着13亿中国民众对未来福祉的期望。在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关键时期,在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攻坚时期,国企改革、收入分配改革、社会体制改革又再一次成为亿万中国人民关注的问题。

,通州开锁公司,

  而已经回到福建的张金钟对华夏说,“有土就必然有粉尘。瓷砖出厂之后长期压在仓库不用也会有大量粉尘,不应该批评厂家。国外先进地区粉尘问题都是施工单位解决。”张金钟对绍兴会议上专家们最终采纳本行业的意见感动非常满意。当天晚上福建参会的代表们通过一次尽兴的喝酒表示庆贺。而叶少芬也为协会能在关键时期出一把力倍感欣慰。

  当然,最感欣慰的人还有身为全国建筑卫生陶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的尹虹。本周四晚上,尹虹特地为华夏发来文章——“关于《外墙饰面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这几天的故事”。这次说故事的时候,绍兴已经传来好消息。不过博士轻松的“故事”中,还是有让人沉重的东西。比方说,福建参会的代表“携带了100多枚陶企的公章,如果必要,随时准备在会议现场立即发表联合声明”。

  一个设想与四个追问

  现在可以设想下:假如尹虹没有那次偶然获得绍兴会议消息的机会,假如福建外墙砖企业没有及时反应,“兴师动众”、据理力争,那现在的结果会如何?

  而需要追问的是,如此重要的陶瓷行业标准修订送审稿的审查会议,为什么在行业内知晓的人如此之少?连行业公认的消息灵通人士尹博士都要“偶遇”?

  还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外墙饰面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修订会议原定的企业正式参会代表只有来自佛山的溶州二厂一家,而最重要的产区福建反而“被代表”了?

  还有追问的是,粉尘问题被转移到下游的建筑施工方,是否意味着外墙砖增加了使用成本?这是否又意味着削弱了企业产品的竞争力?

  最后要追问的是,在与外墙砖“宪法”修订者的博弈中,作为民间力量的企业成功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并维护了自己的力量,但面对消费者,我们行业外墙砖生产方式还有没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呢?晋江、高安、法库、夹江的外墙砖企业能否像这个行业的领军者广东的白兔瓷砖学习,都采用有垫板烧成工艺?

  编后语

  标准可以说是行业的“宪法”。近年来随着国家节能减排、清洁生产推行力度的不断增强,加上消费者产品安全意识的觉醒,使得行业标准的修订工作量也大为增加。但标准的任何一项条款事实上都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企业。尤其是陶瓷行业属于非标行业,生产工艺具有多样性,产品也极具个性化,这就更加增加了标准制定工作的难度。而越是这样,标准制定者越要多放倾听基层企业的意见。

  标准具有前瞻性、先导型。标准制定者倾听业界呼声,并不意味着要向业界全面妥协,要搞“大民主”,而是要确保其可操作性。可喜的是,这次“绍兴会议”专家们最终接受了代表大多数企业意志的“修宪”意见。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今后在“修宪”这个大事上,有关方面的信息更加透明些,上下的沟通渠道、机会更多些。只有这样,才能让充满故事性的“绍兴会议”仅仅成为个案,而不是另一个可以效仿的企业群体“维权”标本。

,惠新里开锁公司

产销模式瓷砖品牌建设之路

建陶产业经过数十年的飞速发展、产能、产量、人均瓷砖消费量早已跃居世界第一,但是,中国建陶业至今仍缺乏“月亮型”、“太阳型”的大品牌、大企业。与此同时,大量的“星星”式品牌和企业却不断涌现,形成了中国建陶业“弱势个体、强势群体”的产业格局。

no cache
Processed in 1.355603 Second.